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资料 > 阅读理解 >

李娟《拯救》阅读答案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20-06-30 16:10
拯救
李娟
       视野右边的山谷口三三两两停着一大群马。此时,马群已经越过沼泽,似乎准备离开,又像在等待什么。
       卡西在前面突然停下来,居高临下看了一会儿,回头冲我大喊:“看,马掉进去了!”我低头冲山谷尽头一看,果然,隐约有一匹红马在那里的黑泥浆中激烈地挣扎,已经陷到了大腿处。
       我连忙放下冰块,说:“下去看看吧!”
       但是卡西不让。再这么耽搁下去,冰越化越快,多可惜!先背回家再说。
       回到家,一个人也没有,妈妈和斯马胡力不知到哪里去了。把冰块卸进敞口大锡锅里后,我立刻出门去看那匹马,卡西去山梁西边找阿依横别克。他家是我们在吉尔阿特的唯一的邻居,这一大片牧场上只有阿依横别克和斯马胡力两个男人。
       红马已经不能动弹了,浑身泥浆。看我走近,本能地挣扎了一下。我拾起石头丢过去,希望它受惊后能一个猛子蹦出来。但是等我把这一带能搬动的石头全都丢完了也没什么进展。四周那么地静,明净的天空中有一只鹤平稳缓慢地滑过。一个人呆在这里,面对陷入绝境的生命,毕竟有些害怕,又过了一会儿我便离开了沼泽。
       刚走到山谷口,迎面遇上了卡西,却只有她一个人,手里提着一大卷牛皮绳。阿依横别克他们都不在家。
       卡西在牛皮绳的一端打了绳圈,然后试着甩向沼泽中露出的马头,但她显然没有斯马胡力那样的技术。甩套没有用,卡西决定亲自下去套。她卷起裤脚,持着绳子踩进了黑色的沼泽泥浆。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一直看到她稳稳当当走到马跟前,才松了口气。原来沼泽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危险,表层的泥浆在春日的阳光下晒得已经很紧了,加之淤泥中又裹有团团的细草茎。但因马蹄是尖的,身体又那么重,可能会容易陷下去。但人的体重轻,脚掌又宽长,如果下陷的话,顶多陷到小腿肚就停止了。
       套好绳子后,我们两个岸上岸下地又扯又拽,弄得浑身泥浆。那马纹丝不动。我们只好先回家,等男人们回来再说。
       两个小时后,太阳完全落山,漫长的黄昏开始了,气温陡然下降。我穿上了羽绒衣独自走进山谷又去看那马。冰渣一般寒冷的泥浆使它开始浑身痉挛,圆圆大大的肚皮不停激烈抖动着,我想它身体里的河流已经开始崩溃、泛滥。糊在它背上的淤泥已经板结成浅色的土块,毛发肮脏。马群不能继续等待下去,迂回曲折地渐渐走远。
       回到家,卡西抬出大锡盆,开始和面,准备晚餐。我却老惦记着不远处冰冷沼泽里那个正在独自承受不幸的生命,焦虑不已。那一刻,我为自己的微弱无力而难过
       在天色彻底黑透之前,那匹马最终给拖上来了。
       那时男人们都回来了,斯马胡力跳下齐腰深的泥水潭,从另一个方向使劲推挤马肚子,阿依横别克在对岸骑在自己的马上拼命挥鞭策马拖拽一一马肚上勒着绳子,绳子另一头套在泥浆里的马脖子上和它翻出泥浆的一条前腿上。其间粗粗的牛皮绳被拉断了好几次。
       当时那马一动也不动,死了一样,侧着脸,一只眼睛整个儿淹没在泥浆中。突然,绷紧的绳子一松,它明显地被扯着挪动了一下,斯马胡力赶紧往后跳开,那马整个猛地往前一陷,全部扎进了泥水中。本能让它作出最后的挣扎,它的后腿一脱离结实的泥浆就开始踢蹬不已,仰着脖子,努力想把头伸出水面,但很快整个沉没下去。
       我尖叫起来,面对这番情景连连后退。但大家大笑起来,说:“松了!松了!”阿依横别克更加卖力地抽打自己的座骑,牛皮绳绷得紧紧的。
       当时我以为那马肯定会溺死,感觉过了好久好久,马头才重新浮出水面。
       两个男人累得筋疲力尽,满脸泥巴。但仍然不放弃,一边互相取笑着,一边竭尽全力地拯救。最后马被拖上高高的石岸时跟死了一样,要不是肚子还在起伏的话。它的肚子被石头和绳索磨得血肉模糊,耳朵也在流血,背上伤痕累累,脖子上的鬃毛被斯马胡力扯掉了好几团。
       值得安慰的是,哪怕在那样的时刻,它仍注意到脸庞边扎着一两根纤细的草茎,它努力扭过头侧着脸去啃食。我连忙从别的地方扯了一小撮绿色植物放到它嘴边,我听说牧人是很忌讳这种拔草行为的,但大家看了都没说什么。
       第二天上午,马虚弱地站了起来,浑身是板结的泥块,毛发肮脏而零乱。我总算舒了一口气。虽说“一切总会过去”,但“一切”尚远未“过去”的时候,总感觉“一切”永远不会“过去”似的。再回想起来,自己只会瞎操心!
       而卡西呢,一点儿也没见她有过担心的样子,只见她尽可能地想办法营救那马。后来赶到的斯马胡力和阿依横别克也是一边打打闹闹地开着玩笑,一边竭尽全力地把它拖上岸,从头到尾都无所谓地笑着,好似游戏一般的态度。
      节制情感并不是麻木冷漠的事情。我知道他们不是残忍的人,他们的确没我那么难过、着急,但到头来却远远做得比我多。只有他们才真正地付出了努力和善意。
       卡西和斯马胡力他们是强大又宽容的,他们一开始就知道悲伤徒劳无用,知道叹息无济于事,知道“怜悯”是居高临下的懦弱行为。他们可能还知道,对于所有将死的事物不能过于惋惜和悲伤,否则这片大地将无法沉静、永不安宁。
(有删改)

注:李娟,汉族,1979年出生于新疆生长在四川。2007年春天,李娟进到哈萨克牧民扎克拜妈妈家,她与扎克拜妈妈、妈妈的儿子斯马胡力和女儿卡西同吃同住同劳动,跟随他们转场放牧3个多月。这篇文章写的就是这一时期的生活。
(1)理解文章划波浪线的句子。
①我想它身体里的河流已经开始崩溃、泛滥。
②它努力扭过头侧着脸去啃食。
(2)分析文章划直线的两处景物描写的作用。
(3)结合原文,分析哈萨克人的性格特点。
(4)这篇散文意蕴丰富,其主题可作多种解读,请结合文本对主题进行探究。

参考答案
(1)①河流,指生命力,河流崩溃、泛滥意味着马的生命力已不由它意识控制地溃散、流窜,“我想”表达了“我”对濒临绝境生命的担忧和焦虑。
②通过“扭”“侧”“啃”等动作描写刻画出马吃草时的努力和艰辛,表现了马强烈的求生欲望。
(2)第一处写鹤从空中滑过,以动衬静,衬托出环境的静寂冷清,烘托了“我”独自面对陷入绝境的生命时的害怕心情。第二处写太阳完全落山,天色越来越暗,营造了一种冷寂、悲伤的氛围;“气温陡然下降”,烘托出“我”对红马命运的紧张与担忧。
(3)①冷静理智。卡西一开始拒绝去看马,而先完成自己手头的工作;当发现她和“我”根本弄不动马的时候就回家和面准备晚餐,见出人物内心冷静理智,活在当下,不因过多的无用的情感而影响当下的生存。②善良勇敢。卡西找不到男人帮忙,仍然单身一人踩进沼泽去营救红马,体现出她的善良和勇敢。③乐观强大斯马胡力和阿依横别克尽力营救马匹,却又在这么紧张的时刻能够“大笑”,保持轻松的心情,体现了他们善良而不软弱,强大且有同情心,以及面对死亡的坦然与自在。④宽容。对“我”拔草这种牧人忌讳的行为,他们都没有说什么,体现了他们的宽容和善良。
(4)①生命的本能促使马儿虽掉落泥沼但仍不停努力想要脱离困境,马儿象征了这片贫瘠却又宽广的荒野之上的永恒生命力,表达了作者对草原上坚韧生命的赞美。
②真正的善意从来都是付出,而并非怜悯。卡西等人以积极主动的实践行动去拯救红马,但不会像“我”一般身陷悲痛,表达了作者对牧民身上这种强大、坚韧而宽容的生命态度的赞美。
③生与死本就是这广袤草原上的自然规律人不必为之深陷悲痛。卡西等人尽全力拯救红马,
④但对将死之物也不过分惋惜悲伤,所以他们从头到尾笑着,看似游戏一般的态度,实际上是面对死亡的坦然和豁达。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