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资料 > 阅读理解 >

杨崇德《岁月在墙角剥落》阅读答案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7-04-16 10:41
岁月在墙角剥落
杨崇德
       父亲在过完他七十八岁的生日之后,记忆力一落千丈。我的弟弟哲娃打电话对我说:“如果你有时间,回来看看父亲,他已经不认识人了。他时常把我当成是你,可一摸到我脖子时,他就说,你不是叫花子,叫花子这里有块疤!”
       我听了这话,眼泪都出来了。
       我请了一个星期假。我回到了我的山村老家。那天太阳亮晃晃的,我满头大汗进了屋。弟弟不在。莲花和鼻涕虫也不在。我问:“爹呢?”弟媳妇说:“他要跟哲娃上山,哲娃不要他去。他现在应该在仓屋场那边。他认不到人了。”
       仓屋场是我们村生产队时期的仓屋,旁边有一大块水泥晒谷坪。小时候,那里是我最快乐的地方,也是我最难忘的地方。我们一帮子人爬的爬楼,翻的翻筋斗,跳的跳,唱的唱,打枪的打枪。我的弟弟哲娃,那时还小,也跟在我屁股后面乱跳。我喊了几句,把右手变成一把手枪,对准我弟弟,就是一枪。我弟弟没有倒。我一巴掌打过去,他倒了。哇哇大叫。不巧的是,父亲正好从山上下来,扛着一截树,从仓屋场路过。我看到形势不妙,立刻爬到屋梁上。父亲抽出背上撇的那把柴刀,对着仓屋柱子使劲地敲。慌忙间,我从屋檐上掉了下来。父亲还在发火,冲过来,举起手,准备打。父亲发现我脖子上有血,一把掀开我的衣襟,我脖颈被地上的石头切去一大块肉。我躲过一劫。但是,我脖颈上却留下一块永远的伤疤。
       我提着鸡蛋糕,向仓屋场走去。远远的,我看到了父亲。他坐在地上,手里扶着一根棍子。我叫了一声“爹﹣﹣”
       父亲的耳朵还算可以。我喊到第三声时,他转过头来,看着我。我走过去,掏出一个鸡蛋糕给他。他没有接。
       我蹲下去,翻开我的衣襟,然后抓着父亲的手,去摸我脖颈后面那块隆起的伤疤。父亲眼睛眨了几下,说:“是叫花子吗?”
       我说:“爹,是我!我是叫花子!”
       我把一个鸡蛋糕送进父亲嘴里。他笑起来了。他用他那两颗不规则的门牙,慢慢地啃嚼。
父亲在那个时候终于有了记忆。他似乎沉浸在幸福之中,像个孩子。我不知道,人为什么老到一定程度,就会可爱得像个孩子。
       我给父亲一张面额很大的钞票,他接过去,放在眼前眯了眯,然后笑嘻嘻地放进他的棉衣口袋里。最后还按了一按。
       我拉着父亲的手,准备回家。这时,旁边跳出来一只小青蛙。父亲变得更加有趣了。他挣开我的手,蹲下去,窝着手掌,去罩那只青蛙。我说:“爹,我们回去吧!”
       父亲昂起头,看着我。很久,他说了一句:“你是哪个?”
       我说:“爹,我是叫花子。”
       父亲说:“你是灰子?”
       我说:“爹,我是叫花子!”
       父亲说:“你是有贵?”
       我急忙蹲下去,翻开我的衣襟,抓起父亲的手,去摸我脖颈后面那个伤疤。父亲认出我来了。父亲说:“你是叫花子吧,只有我们叫花子,这地方才有这么大一个疤。”
       我说:“爹,我是叫花子。我们回家去吧。”
       我扶着父亲,迎着亮晃晃的太阳回家。
       父亲的记忆力真的不行了。在我陪伴他的五天时间里,父亲对我忽然亲近,忽然冷落,忽然恐慌。我只有通过不断地让他摸我脖颈后面那块伤疤,来唤醒他对我的记忆。
       父亲真的像个孩子,他完全没有以前那种威严,那种不与人轻易闲聊的个性了。我让父亲好好地摸了一阵我那块伤疤,然后,我和父亲就在屋当头的墙角边,玩起了“摆家家”、“打山棋”。我们还做了两根钓竿,一起来到田埂上钓青蛙。父亲变得很高兴,像个孩子,更像我儿时候的弟弟哲娃。
       弟弟说:“你请了几天假?快到了吧?”
       我说:“今天是第六天,我明天就走。今天我和父亲再去钓一餐青蛙回来。”
       弟弟说:“他过一会儿,又认不到你了。”
       我说:“不会的,他只要摸一下我脖颈上的疤,他就知道我是叫花子了。”
       又到了月收残暑的时候。昨天晚上,我弟弟打电话告诉我说,父亲几次不吃饭,他让他摸了一下他的脖颈,他以为是我,马上就吃饭了。
       我问弟弟:“他怎么知道是我呢。”
       弟弟说:“这段时间,我一直给别人扛树,扛了一个多月,肩膀上有一层厚厚的茧。爹以为是伤疤。”
(选自2015年第11期《小说选刊》,有删改)
(1)下列对作品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最恰当的两项是 BE 
A.在得知父亲开始不认得人的时候,我从城里专程回到乡下,可以看出生活在城市中的我忙于工作一直很少回到农村老家。
B.作品的这种复杂而典型的独特人生体验,给读者带来阅读的兴趣和耐人寻味的人生思考,整篇文章值得一读。
C.父亲接过我给他的大额钞票,放在眼前眯了眯,又笑嘻嘻地放进口袋里,最后还按了一按,此句用到了动作描写和心理描写。
D.作者详细描写我的伤疤的由来,主要是为了表现我和弟弟之间的兄弟情谊以及我对父亲的怨恨。
E.小说以第一人称“我”来写,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这同时也拉近了作者与读者之间的距离,便于抒发情感,显得自然真实。
(2)小说写到了小时候我和弟弟哲娃在仓屋场玩耍的情景,从故事情节的叙述方式来看,这属于哪一种?请简要分析。
(3)通读全文,我们该如何理解小说中的“我的伤疤”?请结合文意来谈。

参考答案
(1)BE(A项,无中生有,从文中看不出“我忙于工作一直很少回到农村老家”.C项,不够准确,应把“心理描写”改为“细节描写”.D项,文章表现的是我和父亲之间的情谊,并没有表现出我对父亲的怨恨.故选BE.)
(2)从故事情节的叙述方式看,属于插叙.①仓屋场有我快乐的童年,作者这样安排,是文章内容更加充实,也补充交代了我的伤疤的由来,很好地突出了文章的中心.②这样写也为下文父亲认出我做铺垫,避免了文章结构的呆板,使行文有张有弛,起伏有致,而不是平铺直叙。
(3)①父亲已经不认得人了,但是还惦记着脖颈留有伤疤的我,当抚摸到我脖颈上的伤疤时,父亲就认出了他的儿子,足以说明伤疤留给父亲的印象深刻.②小小的伤疤唤醒了父亲的记忆,伤疤留下了父子深情,伤疤见证了父亲对子女那浓烈的爱,也凸显了父亲养育儿子的辛酸和无奈。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