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百药《郢城怀古》“虽异三春望,终伤千里目。”全诗鉴赏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6-07-27 12:05
郢城怀古
李百药
客心悲暮序,登墉瞰平陆。
林泽窅芊绵,山川郁重复。
王公资设险,名都拒江隩。
方城次北门,溟海穷南服。
长策挫吴豕,雄图竞周鹿。
万乘重沮漳,九鼎轻伊谷。
大蒐云梦掩,壮观章华筑。
人世更盛衰,吉凶良倚伏。
遽见邻交断,仍睹贤臣逐。
南风忽不尽,西师日侵蹙。
运圮属驰驱,时屯恣敲扑。
莫救夷陵火,无复秦庭哭。
鄢郢遂丘墟,风尘俄惨黩。
狐兔时游戏,霜露日沾沐。
钓者故池平,神台尘宇覆。
阵云埋夏首,穷阴惨荒谷。
怅矣舟壑迁,悲哉年祀倏。
虽异三春望,终伤千里目。

【注 释】
(1)客心:游客的心情,作者自谓;暮序:一年之末,指暮冬。
(2)登墉:登上郢城故城墙;墉,垒土为墙,此处指郢城墙;瞰平陆:瞰,从高处往低看,即俯视;平陆:平野。
(3)林泽:山林与水泽:窅:沉远貌;芊绵:草木茂密繁盛的样子。
(4)郁重复:郁:结;重复:山重水复,此指山川纵横交错。
(5)资:依靠,凭借;设险:设防。
(6)名都:郢城;拒:抗,此处可作镇守解;江隩:水流弯曲处。
(7)方城:春秋时楚国北面的长城,古为中国九塞之一。《左传》:“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次:迈,连接。
(8)溟海:本为神话中的海,此泛指楚国南边的深海;穷南服:楚国疆域一直到达了当时中国极南的地区。
(9)挫吴豕:这是骂吴国的话,语出《左传》:伍员率吴兵灭楚,入郢,大将申包胥乞秦师楚,七日哭于秦庭,说:“吴为封豕长蛇,以荐食上国”。
(10)竞周鹿:竞鹿,逐鹿,喻争夺天下。
(11)万乘:《孟子·梁惠王》:“万乘之国,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注:万乘,谓天子也;千乘,诸侯也。”这里指楚王。沮漳:沮水与漳水。
(12)九鼎:指东周,时其首都在洛水之阳。伊谷:伊水与谷水。
(13)大蒐:古春猎为蒐,天子出猎于春日为大蒐。云梦掩:楚国为古云梦七泽之地。这里指楚王出猎时声势浩大,旌旗蔽日,人马盖地。
(14)章华:即章华台,为楚王所筑。《左传·昭公七年》:“楚子成章华之台,愿与诸侯落之”。
(15)更:替换。
(16)吉凶良倚伏:《老子》,“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指福祸相因而互倚。
(17)遽:急速,忽忙地。
(18)贤臣逐:指屈原两次被楚王放逐。
(19)南风:指楚国。楚国地处南方。
(20)西师:指秦国。秦国地处西方。日侵蹙:(秦)因侵略迫使(楚)国土日渐缩小。蹙:收缩。
(21)运圮:国运衰败。属驰驱:不断地辗转迁移。
(22)时屯:时事艰难。恣敲扑:恣,恣意、任意。敲扑,挞伐凌辱。
(23)夷陵火:夷陵,今宜昌,楚先王的陵墓在此地。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攻破郢都,火烧夷陵。
(24)秦庭哭:语出《左传》(见前文注9)。
(25)鄢郢:故址即今宜城南境内。《元和郡县图志》卷二十一:“故宜城,在县南九里。本楚鄢县,秦昭王使白起伐楚,引蛮水灌鄢城,扙之,遂取鄢。”郢为楚都城。丘墟:废墟。
(26)俄:一会儿,很快。惨黩:昏暗貌。
(27)狐兔时游戏:狐狸与兔子时常出没在郢城的废墟上。
(28)沾沐:侵蚀。
(29)钓渚:楚庄王所筑的诸侯台,在纪南城东不远处。下句“神台”同。
(30)阵云埋夏首:阵云,浓云;夏首,夏水的上游。《汉书·地理志》:“夏水,首受江”,夏水在今江陵县境。
(31)舟壑迁:意谓沧海桑田,山水已非昔貌。
(32)年祀倏:指对楚先王的岁时祭祀,如今已倏然不复举行了。

作者
李百药(564年—648年),字重规,定州安平(今河北深县)人,唐朝史学家、诗人。 

【简析】
《郢城怀古》是李百药传世作品中最优秀的诗篇之一。郢是战国时楚国的京城。这首诗充满了历史典故,有点冗长乏味。作者在诗中紧密追随鲍照《芜城赋》的结构,不过鲍照将衰败与繁荣时期的骄奢相联系,李百药却更关心不可避免的盛衰模式:“运圮属驰驱,时屯恣敲朴”。这是抽象观念、引喻及命运决战幻象的有力结合。对联的第二句用《易经》的卦名“屯”(“始难”)来解释郢城的衰败。楚国是被秦国击败的,“敲朴”一语出自贾谊一篇论秦专制的著名文章。
这是一首怀古诗。诗人从历史的角度,把楚国上下400多年的历史用诗的语言表现出来,风格沉郁,气韵深沉,具有史诗般的气质。




相关阅读

李益《江南曲》“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赏析翻
李益《立秋前一日览镜》“万事销身外, 生涯在镜中
杜荀鹤《送友游吴越》“夜市桥边火 春风寺外船”全
许浑《登洛阳故城》“水声东去市朝变,山势北来宫
孟郊《古怨别》“飒飒秋风生, 愁人怨离别。”全诗
戴叔伦《江乡故人偶集客舍》“风枝惊暗鹊,露草泣

有帮助
(1)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