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杜工部蜀中离席》全诗翻译与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5-07-15 21:16
杜工部蜀中离席
李商隐
人生何处不离群?世路干戈惜暂分。
雪岭未归天外使,松州犹驻殿前军。
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云杂雨云。
美酒成都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


注释:
⑴杜工部:杜甫。这首诗模仿杜诗风格而以“蜀中离席”为题。张《笺》云:“细味诗意,是西川推狱时。”商隐自公元851-856年(大中五年冬至十年)在梓州(治所在今四川三台县)柳仲郢幕。依张《笺》,此诗大约是公元852年(大中六年)春自西川推狱归东川时作。
⑵离群:《礼记·檀弓》:“吾离群而索居,亦已久矣。”
⑶雪岭:即大雪山,一名蓬婆山,主峰名贡嘎山,在今四川西部康定县境内,其支脉绵延于四川西部,称为大雪山脉。唐时为唐与吐蕃边境。杜甫《岁暮》:“烟尘犯雪岭,鼓角动江城。”又《严公厅宴同咏蜀道画图得空字》:“剑阁星桥北,松州雪岭东。”天外使:唐朝往来吐蕃的使者。
⑷松州:唐设松州都督府,属剑南道,治下所辖地面颇广,治所在今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内。因西邻吐蕃国,是唐朝西南边塞,故长有军队驻守。殿前军:本指禁卫军,此借指戍守西南边陲的唐朝军队。宋《蔡宽夫诗话》载:王安石晚年极喜欢这两句诗,称“虽老杜无以过”。
⑸座中句:暗用《楚辞·渔父》屈原曰:“举世皆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此言自己忧国伤乱,却怀才不遇,只能哺糟啜醨,醉生梦死。此联似用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句法。
⑹美酒句:杜甫《江畔独步寻花》:“应须美酒送生涯。”此抒写饮酒消磨岁月,老大无成之感慨。
⑺《史记·司马相如列传》:“相如与文君俱之临邛,尽卖车骑,买酒舍,酤酒,而令文君当垆。”杜甫《琴台》诗:“茂陵多病后,尚爱卓文君。酒肆人间世,琴台日暮云。”

【题 解】

    大中五年(851)冬,李商隐在东川节度使柳仲郢幕府任节度判官,被派往西川推狱(协助审理案件)。次年春,事毕回梓州(今四川三台县,东川节度使驻地)。这首诗是临行前在饯别的宴席上所作,故称“蜀中离席”。前面加上“杜工部”,说明是有意模拟杜甫的风格,就好像是代杜甫作诗一样。

    杜甫在七律题材上的一个重大发展,就是把时事引入传统的酬赠之作。此诗对杜诗的继承就在于李商隐恢复并发展了杜甫七律感时伤世的忧国忧民情怀。当时正值巴南蓬州、果州的贫民爆发起义,朝廷派军队镇压。连年来唐王朝和吐蕃、党项的关系也一直很紧张。这首诗借伤别的席上之感,表达自己对时局的忧虑,深得杜甫的神韵。

    句 解

    人生何处不离群?世路干戈惜暂分

    诗歌一开头就是一个反诘句:人生哪里没有离别呢?只是在这时局动荡、战乱不止的年代,即便是短暂的分离也使人格外痛惜。因为吉凶难料,前程未卜,或许这一分别就意味着永远的分离。

    上句泛言人生离别的普遍和平常,让读者在诘问中有所思考:人生有多少悲欢离合,个人的命运又是怎样身不由己?诗人虽然有着无尽的感叹,但是调子并不悲伤。细细体味,诗中还隐含着这样的意思:既然人生离别在所难免,不如以旷达处之吧!下句转到“世路干戈”的社会大背景上,最后又回到“离席”,道出离别的沉重感伤,思路跳跃奔腾,“大开大合,矫健绝伦”(纪昀语)。如此道来不仅曲折顿挫、气势雄放,而且自然地引出下文的伤时感世之情,可谓落笔不凡。

    雪岭未归天外使,松州犹驻殿前军

    这两句紧承上文的“世路干戈”写当前的动荡局势:朝廷派往雪岭的使臣尚未归来,松州仍驻扎着朝廷的军队。“雪岭”,指绵亘于今四川西北部的雪山,这一带是唐和吐蕃的分界线,当时的少数民族党项也聚居在这里。唐王朝和吐蕃、党项经常在此发生边境争夺战争。朝廷屡派使者处理边境事宜。“天外”,极言其僻远。“松州”,即今四川松潘县,在雪山附近,当时是唐西南边区与吐蕃的交界处,唐王朝于此置松州都督府。“殿前军”,本指神策军,即皇帝的禁卫部队,这里借指戍守西南边陲的唐朝军队。

    大中五年,刚刚归降唐王朝的吐蕃宰相因要求为河渭节度使,朝廷不许,又欲兴起战乱,再度成为朝廷的边患。大中六年,刚刚被征讨的党项又扰乱边境。诗人并未将这种剑拔弩张的战争场景白描出来,而是从侧面含蓄地指出时局的纷乱:使者久久未得回归,可见矛盾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局势非常不稳定;而边境屯驻大军,也足以想见局势的一触即发。这两句诗气象阔大,感慨深沉,不仅简洁醒目地勾勒出西北边境历年战乱的紧张局面,更饱含着诗人无限忧国伤时之情。

    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云杂雨云

    这两句从时事转入眼前:宴席上,醉客不断地向醒客敬酒;远处的江面上,晴云夹杂着雨云,也不知道天气会如何。看着人们只顾互相劝酒,诗人不免感慨万端,一语双关。“醒客”,是诗人自指。“醉客”,指饯行席上的醉者,暗喻其为浑浑噩噩、不关心国事的庸碌之辈。“延”,指请客人饮酒。诗人化用《楚辞·渔父》屈原的诗句:“举世皆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此时此刻,有谁能够理解自己忧国伤乱的心情呢?这些忧虑只能自己一个人慢慢地咀嚼了。

    “晴云”、“雨云”指天气变幻不定,时阴时阳,这是每一个即将登程上路的人都关心的问题。这里借喻社会局势的动荡不安,透露出诗人的无限忧虑。

    “醉客”对“醒客”,“晴云”对“雨云”,不仅造句工整巧妙,富有音韵之美,而且运用了双关的修辞手法,意义丰厚。此外,这还是“当句对”,即不但上下句互相对仗,而且每句当中又自为对仗。这种手法始创于杜甫,如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但成熟、定型却在李商隐。他的诗歌中有大量的类似之作,如“纵使有花兼有月,可堪无酒又无人”,“池光不定花光乱,日气初涵露气干”等。

    美酒成都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

    成都的美酒就足以伴人度过一生了,何况当垆卖酒的还是卓文君这样的美人呢。“送老”,度过晚年。“垆”是放置酒缸的土台子,卖酒的在垆边,故称“当垆”。卓文君,西汉文学家司马相如的妻子,才貌出众。相传她和丈夫贫穷时在成都开过酒店,亲自当垆卖酒。这里借指美丽的女子。

    末联紧扣“蜀中离席”的诗题,话题仍回到饯别。有人说这是主人留之语,如此美好的成都生活,何忍远离?有人则认为“美酒”、“卓文君”的陈述看似宽慰或向往美好的生活,实则反衬诗人生活漂泊,家国无依的沉重心情。还有人认为,时事堪悲,却流连于酒色,表面是赞美,实际上蕴含着诗人对“醉客”的婉讽。

    评 解

    唐诗七律在杜甫手里达到了高峰,此后发展不大,直到李商隐继起,七律重新焕发光彩。王安石曾指出,唐朝人学习杜甫而真正得到杜诗神韵的就只有李商隐一人而已。诗的第二联尤得杜诗的神髓,被誉为“虽老杜无以过”。

    这首诗,作者明确标明学习杜甫的风格,把时事之感融入酬答唱和之中,将抒情、叙事紧紧融合在一起,气势宏大,情韵深厚,笔力雄健;结构上参差错落,富于变化。诗的风格沉郁顿挫,苍劲雄迈,与杜甫晚年的七律,如《恨别》、《登楼》、《秋兴八首》等诗很相近。而与诗人描写爱情的“无题”诗的隐微幽深、凄婉动情的风格大有不同。然而,李商隐并非单纯的模拟,更有自己的特色,这就是融入了较多的个人身世之感。其体情之入骨,用情之深挚,是他一以贯之的风格。

赏析:
公元851(宣宗大中五年),东川节度使柳仲郢辟李商隐为节度使府书记、检校工部郎中。不久,他又奉差赴西川推狱。这诗是留别僚友杜之作。题意本是“蜀中离席”,因为诗的风格模仿杜甫,所以加“杜工部”三字。此诗拟杜,既得其诗法,又得其精神。诗中深寓忧时伤乱之感。
诗开首以“人生何处不离群”振起,把别离悲伤抛开,以宽慰语作基点,突兀意外。“何处”是说离别本人生常事,而自身更受别离之苦,但乱离之世,惜别为难。二句顶上说“离群”乃因“世路干戈”,指仕途险恶,国家战乱。但“暂分”终究是不好的,故曰“惜”,喜爱欢聚憎恶别离之情从中透出。一句宽慰,二句惜别,一扬一抑,诗人痛苦复杂之情表达出来。“雪岭”即雪山。为唐之西南国境,与吐蕃相接壤。当时吐蕃酋长论恐热诱胁党项和回纥余众侵扰边疆。“松州”为今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松潘县,当时是西南边区与吐蕃交界处。“殿前军”指鱼朝恩领神策军出征。“天外”言其僻远。“犹驻”言边防紧张。
这两句是说雪山之使未回,松州之军犹驻,边防紧迫,外患严重,诗人忧国之情自然流出。五六句从时事转入眼前离席。“醉客”“ 醒客”乃相互饯别之情浓,“晴云”“ 雨云”指景物之变幻多端。三四句言干戈满路,五六句言情浓景丽,境界变换一新。诗人以“醉客”指无心国事者,而以“醒客”喻自己,说自己心事重重,无心酒宴。而“晴云杂雨云”喻人生之变幻无常。七八句以“美酒”、“送老”“当垆”、“卓文君”陈述成都有许多令人留恋之处,结尾似扬而实抑,宽慰或向往美好生活正反衬诗人心情之痛苦,生活之流离漂泊。引司马相如自比,亦无奈之辞。管世铭《读雪山房唐诗钞序列》云:“善学少陵七言律者,终唐之世,唯李义山一人。”




相关阅读

李商隐《日日》阅读答案及翻译赏析
李商隐《细雨》“帷飘白玉堂,簟卷碧牙床”翻译赏
李商隐《重过圣女祠》全诗注释翻译与赏析
李商隐《落花》“肠断未忍扫,眼穿仍欲归”全诗翻
李商隐《凉思》“客去波平槛,蝉休露满枝”全诗翻
李商隐《板桥晓别》“水仙欲上鲤鱼去,一夜芙蓉红

有帮助
(4)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