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赏析 >

东汉《古诗十九首·青青陵上柏》“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翻译赏析

来源:海博学习网 www.exam58.com    发布时间:2013-08-31 10:43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译文]  人生在世,短暂无常,就像那来去匆匆的远行过客一般。
  [出自]  东汉  无名氏  《古诗十九首·青青陵上柏》
  
        青青陵上柏,     磊磊涧中石。
  人生天地间,      忽如远行客。
  斗酒相娱乐,      聊厚不为薄。
  驱车策驽马,      游戏宛与洛。
  洛中何郁郁,      冠带自相索。
  长衢罗夹巷,      王侯多第宅。
  两宫遥相望,      双阙百馀尺。
  极宴娱心意,      戚戚何所迫。

  注释:
    陵:大的土山。
    柏:,四季常青的树木。
    青青:犹言长青青。
    磊磊:众石攒聚貌。
    涧:溪流。这两句是托物兴起的,用以兴起生命短暂,人不如物的感慨。
    忽如远行客:忽,速貌。远行客,比喻人生的短暂。离家远行,思家更切,到了那里,尤其不能久留。不但极言生命的短暂,而且暗示有厌世的意思。
    斗酒:指少量的酒。
    郁郁:盛貌,形容洛中繁华热闹的气象。
    冠带自相索:冠带,,官爵的标志,用以区别於平民,此作贵人的代称。索,求也。是说贵人只和贵人来往,不理别人。
    长衢罗夹巷二句:衢,四达之道,即大街。罗,列也。夹巷,夹在长衢两旁的小巷。这两句是说大街的两旁,罗列著小巷,许多王侯的第宅在巷中,而第宅的大门,则面临大街,以见气概之盛,引人注目。
    两宫:指洛阳城内的南北两宫。
    极宴:穷极宴会。
    戚戚:忧思也。上句写那些冠带人物们的生活现象,下句写他们的现实心情。

译文1:
    陵墓上长得青翠的柏树,溪流里堆聚成堆的石头。
  人生长存活在天地之间,就好比远行匆匆的过客。
  区区斗酒足以娱乐心意,虽少却胜过豪华的宴席。
  驾起破马车驱赶著劣马,照样在宛洛之间游戏著。
  洛阳城里是多么的热闹,达官贵人彼此相互探访。
  大路边列夹杂著小巷子,随处可见王侯贵族宅第。
  南北两个宫殿遥遥相望,两宫的望楼高达百余尺。
  达官贵人们虽尽情享乐,却忧愁满面不知何所迫。
   
译文2:
    山上青翠的柏树,涧中光洁的石头。与之相比,人生只是匆匆过客。饮少量的酒获得乐趣,不必计较味道浓淡。驾起劣马,去游历都城宛和洛。京城多么热闹繁华,长街上行人拥挤,以至帽带常与他人缠绕在一起。长街连着短巷,坐落多少王侯深宅大院。南北两座皇宫遥遥相望,宫殿两侧的望楼百余尺宽。尽情享乐寻找快意,不可终日忧郁像被什么逼迫。 

赏析:
这首诗与《古诗·驱车上东门》在感慨生命短促这一点上有共同性,但艺术构思和形象蕴含却很不相同。《古诗·驱车上东门》的主人公望北邙而生哀,想到的只是死和未死之前的生活享受;这首诗的主人公游京城而兴叹,想到的不止是死和未死之时的吃好穿好。
  开头四句,接连运用有形、有色、有声、有动作的事物作反衬、作比喻,把生命短促这样一个相当抽象的意思讲得很有实感,很带激情。主人公独立苍茫,俯仰兴怀:向上看,山上古柏青青,四季不凋;向下看,涧中众石磊磊,千秋不灭。头顶的天,脚底的地,当然更其永恒;而生于天地之间的人呢,却像出远门的旅人那样,匆匆忙忙,跑回家去。《文选》李善注引《尸子》、《列子》释“远行客”:“人生于天地之间,寄也。寄者固归。”“死人为‘归人’,则生人为‘行人’。”
  《古诗》中如“人生寄一世”,“人生忽如寄”等,都是不久即“归”(死)的意思。
  第五句以下,写主人公因感于生命短促而及时行乐。“斗酒”虽“薄”(兼指量少、味淡),也可娱乐,就不必嫌薄,姑且认为厚吧!驽马虽劣,也可驾车出游,就不必嫌它不如骏马。借酒销忧,由来已久;“驾言出游,以写我忧”(《诗经·邶风·泉水》),也是老办法。这位主人公,看来是两者兼用的。“宛”(今河南南阳)是东汉的“南都”,“洛”(今河南洛阳)是东汉的京城。这两地,都很繁华,何妨携“斗酒”,赶“驽马”,到那儿去玩玩。接下去,用“何郁郁”赞叹洛阳的繁华景象,然后将笔触移向人物与建筑。“冠带”,顶冠束带者,指京城里的达官显贵。“索”,求访。“冠带自相索”,达官显贵互相探访,无非是趋势利,逐酒食,后面的“极宴娱心意”,就明白地点穿了。“长衢”(大街),“夹巷”(排列大街两侧的胡同),“王侯第宅”,“两宫”,“双阙”,都不过是“冠带自相索”,“极言娱心意”的场所。主人公“游戏”京城,所见如此,必会有感想。结尾两句,就是抒发感想的,可是歧解纷纭,各有会心,颇难作出大家都感到满意的阐释。有代表性的歧解是这样的:
  一云结尾两句,都指主人公。“极宴”句承“斗酒”四句而来,写主人公享乐。
  一云结尾两句,都指“冠带”者。“是说那些住在第宅、宫阙的人本可以极宴娱心,为什么反倒戚戚忧惧,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呢?”“那些权贵豪门原来是戚戚如有所迫的,弦外之音是富贵而可忧,不如贫贱之可乐”(余冠英《汉魏六朝诗选》)。
  一云结尾两句,分指双方。“豪门权贵的只知‘极宴娱心’而不知忧国爱民,正与诗中主人公戚戚忧迫的情形形成鲜明对照”(《两汉文学史参考资料》)。
  从全诗章法看,分指双方较合理,但又绝非忧乐对照。“极宴”句承写“洛中”各句而来,自然应指豪权贵。主人公本来是因生命短促而自寻“娱乐”、又因自寻“娱乐”而“游戏”洛中的,结句自然应与“娱乐”拍合。当然,主人公的内心深处未尝不“戚戚”,但口上说的毕竟是“娱乐”,是“游戏”。从“斗酒”、“驽马”诸句看,特别是从写“洛中‘所见诸句看,这首诗的主人公,其行乐有很大的勉强性,与其说是行乐,不如说是借行乐以销忧。而忧的原因,也不仅是生命短促。
  生当乱世,他不能不厌乱忧时,然而到京城去看看,从“王侯第宅”直到“两宫”,都一味寻欢作乐,醉生梦死,全无忧国忧民之意。自己无权无势,又能有什么作为,还是“斗酒娱乐”,“游戏”人间吧!“戚戚何所迫”,即何所迫而戚戚。用现代汉语说,便是:有什么迫使我戚戚不乐呢?(改成肯定语气,即“没有什么使我戚戚不乐”)全诗内涵,本来相当深广;用这样一个反诘句作结,更其馀味无穷。

《青青陵上柏》里:“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柏树为生,陵墓为死磊磊为生,涧石为死。生死之间,发一长叹,一个忽字让死亡来得毫无端倪,也让生存变得无比脆弱。天地之间,即是一段旅途。路程的终点早已预料,那么沿路的风景又是什么呢?
    对生命流逝,无所皈依的焦灼之感,古今皆有。乱世特别容易滋生存在主义,每逢乱世,文人赋诗时用字总离不开“忽”。“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古诗十九首里的诗人多是有着高远志意的并为之甘守穷贱历苦辛的读书人,因为志意落空,眼看着生命流逝,无所皈依,故做激愤之语:“无为守贫贱,轗轲长苦辛”,这里面有的其实是 “迟迟白日晚,嫋嫋秋风生”的焦灼,是“岁华尽摇落, 芳意竟何成”的忧愤。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人无论在哪里,都注定是个漂泊者。所谓家,看似一个实体,实则已经是一种情感记忆。“旅”与“归”,正是情感的两极,两极之间漫长的距离,正是诗人们徘徊的道路。漂泊感往往是确定其身份的最好证据。




相关阅读

苏轼《望湖楼晚景》“雨过潮平江海碧,电光时掣紫
萧雄《风洞》“深谷崖边一窍开,汹汹橐龠走奔雷”
曹邺《官仓鼠》阅读答案及翻译赏析
陶渊明《饮酒二十首(其八)》“青松在东园,众草
朱彝尊《出居庸关》“居庸关上子规啼,饮马流泉落
东汉《古诗十九首·今日良宴会》“人生寄一世,奄忽

有帮助
(1)
------分隔线----------------------------